清华保洁阿姨学钢琴 艺术不分职业也不分年龄

时间:2022-01-14 10:54:10 来源:作者:zx点击:0

导读:本文是由zx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清华保洁阿姨学钢琴 艺术不分职业也不分年龄"的内容介绍。

 清华保洁阿姨学钢琴,艺术不分职业也不分年龄,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具体的消息介绍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,感兴趣的话记得跟朋友一起分享。

 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四层楼道拐角处,放置着一架闲置多年的旧钢琴。因长期不使用,没有特意请人来调音,琴键松松的,按下去有点走音。很多个没有演出的日子里,在夜幕降临前,音乐厅的这个角落总会传出断断续续的琴声。“哆唻咪……哆……”琴声透着生涩,甚至有些笨拙。很少有人知道,弹琴的人背有点驼,一双手布满粗茧,穿着黑色布鞋、蓝色工作服,胸前工牌上写着:“保洁员004”。

清华保洁阿姨学钢琴 艺术不分职业也不分年龄

 直到1月11日晚,她代表物业团队,在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内部新年联欢上表演了钢琴独奏《我的中国心》。“清华大学的保洁会弹钢琴!”异于常态却稳健有力、节奏明快的演奏让台下所有人震惊。

 当晚,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主任赵洪拍下小视频并发布朋友圈,随后“清华保洁阿姨在打扫卫生闲暇偷偷自学钢琴”的故事迅速传开。她叫邢国芹,今年55岁,是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的一名保洁员。

 1月12日,新京报记者在新清华学堂见到了“会弹钢琴的清华保洁大姐”邢国芹,她仍穿着那身蓝色工作服,讲述了自己在新清华学堂与一架“走音”钢琴的故事。

 30多年后和琴“再续前缘”

 第一次见到钢琴,邢国芹并不认识。

 2014年5月1日,她随着物业公司团队入驻清华大学,负责新清华学堂的保洁工作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看到场馆内演奏用的钢琴,从来没见过。她问身边的人:这是什么琴?

 她忽然想起三十多年前,自己还是初中生,在吉林省一所乡村学校读书。每周有一节音乐课,老师会把脚踏风琴抬到教室,弹给学生们听。“那时候我们乡镇里只有这么一台脚踏风琴。”邢国芹喜欢得不得了,每次下了课,就会和同学们轮流跑到风琴前去试一试。然而中学毕业后,为了生计,邢国芹开始到处打工,再无机会接触乐器,直到30多年后,来到新清华学堂。

 印象中那架风琴是木头做的,需要用脚踩。而眼前这架琴漆着漂亮的黑色,不用脚踩,就可以发出好听的声音。“哇,原来这是钢琴啊,这么漂亮!”那一瞬间邢国芹觉得,自己和钢琴特别亲。但是,演奏乐器邢国芹是不能随意摸的。在清华大学从事保洁工作,学校和物业公司都有着严格的纪律和规定。

 如果场馆没有演出,她每天早晨7:20上班,晚上5点下班;但场馆内的演出经常是晚上,负责服务保障的员工作息时间也都要按照演出活动的时间来安排,作为保洁,邢国芹也经常工作到深夜。

 “工作时间内是不能够做其他事情的,我们必须先把保障工作做好。而且我们有明确规定,演出的乐器员工不能随意去用,只能在工作时间之外的闲暇时间,用闲置不用的琴。”

 2020年疫情暴发后,场馆内的演出减少,邢国芹下班后开始有一些闲暇时间。工作一天结束后,其他同事都回宿舍休息,邢国芹就放下手中的拖把和抹布,直接奔向四层那架旧钢琴,待上一两个小时。那时候,她完全不会弹,仅仅能把琴键摁响。“看到钢琴就觉得特别轻松。”

 不识谱,不讲指法,“怎么弹自个说了算”

 这架多年无人问津的钢琴被邢国芹仍视若珍宝。“音已经不准了,是跑调的。但是我能知道它哪个键是哪个音。”摸索得多了,也能弹出个调儿来。她不识谱,也不讲究指法,用的是最笨拙的方法,按照自己熟悉的曲调,在键盘一个一个找对应的音,慢慢地把整首歌的调找全,找到后多练习几遍。

 “我弹琴就是随意弹到自个脑海里头。”她不用纸笔记,也不会借助任何工具和外力,“找到了、弹过了就不会忘了,就算忘了下次还能把它找出来。”

 采访中,邢国芹多次强调自己“弹得不好,真的不好”。她说,自己仅仅是能把一首歌从头到尾弹下来,但是如果拿出谱子来对比,弹得绝对是不标准的。“但是自己喜欢嘛,觉得能这样弹一弹已经挺好了。”

 在看别人演出的时候,邢国芹注意到,演奏者们“另一只手也在那忙活”。她就问旁边的一位老师:左手和右手弹的是一样的吗?这位老师告诉她:不一样,左手弹的是和弦,是配合右手的。

 “和弦是什么?”第一次听说这个词的邢国芹硬着头皮追问。“我一听这挺难,因为我那时候右手弹了左手就弹不了。”

 回去后她就自己琢磨,怎么让左手随着右手弹。一首歌右手弹会了,左手就配上一点旋律,来和这首曲子。“发现弹出来的那种感觉,和别人弹的相似,所以我就把它认为是‘和弦’。”邢国芹说。

 “比如我要用la-do-mi,和我要弹的曲子合在一起不会感觉刺耳,我就把它认为是‘和弦’。”她说,自己左手弹和弦只能配3个音,多了配不了,就手忙脚乱了。

 再后来,她听歌曲都会有一个前奏,慢慢地,自己弹的时候就也随便加一个前奏。“弹出来我自个儿觉得还行挺顺耳的,我就这么弹。”

 邢国芹弹琴很自由,“都是自个儿说了算”。没有人给她定下条条框框,告诉她这样不行、那样不行,她可以尽情地自由发挥。邢国芹说,自己弹琴非常随意,自己听着舒服、喜欢就行。

 不敢蹭课,“偷偷”自学

 新清华学堂经常搞一些大型活动,音乐会、演奏会、演唱会等等。邢国芹说,每次活动结束,都有老师在台上做总结。邢国芹在底下一边打扫卫生,一边听总结,也跟着特别激动,“他们说的那些音乐如何如何的词汇,我听了就特别兴奋。”

 邢国芹对乐器和音乐比较敏感。平时不管是走路或者去什么地方,旁边有人说话她不会看也不会去听,但如果忽然有个乐器在响,她就会马上过去看看。从年轻时到现在一直都比较喜欢听歌,有时候她自己也哼唱几句,但是“不敢让我们经理听见,更不能影响场馆秩序,这是工作纪律。”

清华保洁阿姨学钢琴 艺术不分职业也不分年龄

 邢国芹对自己岗位工作的界限看得很重。虽然在新清华学堂、蒙民伟音乐厅这样的环境工作,身边的艺术大师、专业搞音乐的人到处都是,但是她从没想过去找他们来“点拨”自己。“艺术教育中心的老师们都工作到很晚,很辛苦的;另外我们是做场馆保障服务的,首先要把本职工作做好,不能把业余爱好带到工作当中来。”

 艺教中心管理严格,学生上课时不允许工作人员在教学区域随意活动打扰。因此,教室里有老师给学生上课时,她也不会去“蹭课”。即便是在打扫卫生时,偶尔听到有学生练琴,她也怕影响孩子们,不敢去问。

 邢国芹选择自己“偷偷”练琴。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。较早发现的是她的主管领导方经理。平时在场馆巡视,方经理偶尔会听到楼道里有琴声。“很奇怪,心想这琴是走音的,怎么还会有人弹?”方经理悄悄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邢国芹。

 “后来一想,员工业余时间,如果不允许她干这件事,那能让她去干什么?”方经理对新京报记者说,允许员工弹琴,总比让员工们在宿舍里玩牌要好,这是个正能量的事情。“后来艺术教育中心的领导听说后,说只要不影响工作,在业余时间发展爱好是可以的。还鼓励员工们丰富业余文化生活,甚至提出可以帮忙开介绍信,让员工到图书馆借书来读。”


猜你喜欢

火器电子烟以全产业链优势迅猛开拓海外市场

谢娜参加东方台春晚录制 与老公张杰同台唱歌

山东一高铁站自助售票机检出阳性 车站消杀管控车票已停售

本文网址:http://jyzhongg.com/xinwen/8311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所有权归教育中国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教育中国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